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师资力量 > 安排身体检查并承担该项费用等

安排身体检查并承担该项费用等

更新时间:2018-10-16 09:23
浏览次数:
  甲醛房事件曝光后,江帆的室友没等到第三方机构的检测,便迅速搬出了自如房。随后,自如安排了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公寓内几间首租房进行了空气检测,“但是刚搬走人的那个房间并没有检测,并且未做任何的空气治理。”江帆告诉记者。
 
  江帆说,隔壁室友搬走三天后,公寓里就又来了新租客。这名新租客告诉她,入住前管家并未提及“房间可能有空气问题或甲醛的问题”,也未告知他是否为首租房。
 
  江帆愤怒了,她在群里说破了被管家隐瞒的事情。管家则私聊告诉新搬来的邻居:“你先住三天,三天内你觉得有什么异常,可以无条件退房。”对于未事先知会空气质量的问题,管家说:“有些事情不方便说。”
 
  无独有偶,有租客透露,位于北京市14号线阜通地铁站附近的一套自如房,空气质量检测结果为不合格,但当原租客于9月24日退租后,该房间当天便出现在自如APP上,且涨价160元。
 
  该自如房02卧的原租客李翔告诉记者,该房间原本是首租房。9月14日,他拿到了自己寻找的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检测报告,结果显示,其房间甲醛浓度为0.23 mg/m?,且01卧、03卧与客厅也均显示甲醛与TVOC浓度不合格,其中01卧室甲醛浓度高达0.32 mg/m?。随后,租客们纷纷退房。
 
  然而当10月12日,深一度记者在APP上查询到该套自如房房源信息时,01卧与03卧均有租客“刚刚入住”,02卧也可随时入住,月租3290元,比之前还高了160元。原为首租房的02卧室,在李翔退租后,再次上线时房源信息已为“非首次出租”,且并未公示任何空气质量检测结果。
 
  随后记者联系上该房源的管家,管家告诉记者,该房间并没有做空气治理,也没有检测报告。但她可以保证“我们现在上架的都是二次甚至多次出租的,绝对不是首次的。但是这个房子我可不敢跟您保证(没有甲醛)。”
 
  至于为何不敢保证却依然上架且无空气质量检测报告,管家说:“空气质量检测报告,只是针对那些首次出租的房源。”随后其建议记者,如果担心甲醛问题,可以看看其他房子。
 
  进退两难
 
  曝出甲醛房事件的一个多月里,自如管家送的绿植,已经在甲醛房里枯黄了叶子。检测完十余天后,何晴所住公寓内四间卧室的空气质量检测结果出来了:01、03、05卧均不合适,只有她住的02卧合格。
 
  自如在APP上公开给出的承诺是,如存在房源空气质量超标问题,给出三种解决方案(任选其一):1。无条件退租、换租;2。提供免费空气质量治理,经经验合格后再入住;3.90天品牌空气净化器无偿使用。
 
  管家在将检测结果告知何晴后,室友们纷纷表示要搬走。管家也提出了解决方案,除了无责退房外,超标的房间答应退还押金和一个月房租,并报销房内自购炭包的全部费用,及自购净化器的部分费用。05卧租客还提出体检,费用由自如报销,但被管家拒绝。01卧因为刚入住不足半个月,自如全额退还房租。
 
  对于何晴所住的未超标的房间,管家同意免责退房,且赠送500元搬家券。何晴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同公寓的室友纷纷准备搬离,虽然自己房间检测结果“未超标”,但还是有些担心,于是试着找了房子。但考虑到价格、位置、房间环境、舍友、安全等因素,“很悲哀,找不到房子”,结果她只好继续住在这里。“我宁愿冒个(甲醛)风险,也不愿意在外面租那种破旧不堪的房子。”
 
  几天过去之后,同租的其他舍友只有01卧搬离,而该房间又立刻出现在自如APP上,并显示“空气质量检测中”,还“涨了几百块”。05卧、03卧均和她一样,因为未找到合适的房子,决定先暂时住下。
 
  但武汉的自如租客贾汉超,已经从检测不合格的自如房里搬了出来。贾汉超自称“老自如客”,他从2014年便始住自如。“我其实对他们的商业上很认可。”今年7月在新租的自如房里“感觉嗓子很痒,痰多咳嗽”,贾汉超赶紧到医院进行检查。医生告诉他是“严重的鼻窦炎加咽炎。”于是,贾汉超要求自如请第三方进行检测。
 
  检测结果不出所料,空气质量“不合格”。但具体的检测数据,贾汉超并未看到,更未拿到检测报告。他随即向自如提出赔偿问题,一位武汉的区域总监亲自上门与他商议此事,但该总监提出“赔偿可以,但要拿出两个证据,首先是甲醛超标的证据,其次是房间甲醛超标导致身体患病的证据。”
 
  协商无果,贾汉超想通过法律途径维权。于是,自己重新找了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。但几天之后,工作人员将检测费用退给了贾汉超,并表示“所有关于自如的检测单都不接了,风险太大,担心引起纠纷。”
 
  贾汉超也曾想联系自如委托的那家检测机构,拿回当时检测报告的备份。结果发现当时联系的检测员,已经删除了自己的微信。
 
  租客提供的甲醛超标的检测报告租客提供的甲醛超标的检测报告
 
  艰难的维权
 
  自媒体人黄志杰是那篇刷屏网文《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,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》的作者,他一直等待着阿里员工诉自如的案子开庭。
 
  然而在开庭六天前,有媒体从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出了解到,原定于2018年9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的阿里员工家属诉自如公司生命权、健康权、身体权纠纷一案,因被告方自如公司申请司法鉴定,法院依法予以准许,故具体开庭时间将予以延后,视情调整。
 
  时至今日,不只此案,还有不少自如客也准备走法律途径进行维权,但真正走上这条路后,他们却发现举步维艰。
 
  在自如客自发组建的维权群里,一例北京租客起诉中介公司甲醛超标的胜诉案例,被维权者们奉为了“救命稻草”,并不断在群里转发,以证明起诉自如能够退还全部房租。
 
  在北京地区的维权行动中,吴皓一直在群里张罗着起诉自如的事情。9月12日拿到显示“甲醛超标”的检测报告后,他开始集结真正有意愿维权的自如客。然而,吴皓却不得不继续住在甲醛超标自如房内,他担心一旦退租,再想起诉自如,会更加困难。
 
  部分办理了退租的自如客收到了一份《解约协议》,其中第一条规定:除本解约协议约定的责任外,甲乙双方均不再承担相应责任;第五条规定:在本协议生效并结清相关费用后,甲乙双方均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另行向对方索取任何费用。
 
  但在几百人的维权群里,真正进行起诉的人并不多,许多租客依旧在观望,或者默默退租。吴皓曾和十多位租客,带着具有CMA资质的检测报告,到北京海淀区某律师事务所进行咨询。他们的诉求包括退还全部房租、服务费、押金;承担检测费、搬家费、误工费;安排身体检查并承担该项费用等。
 
  但一位周姓律师告诉租客,根据之前的法院判例,以及相关的法律条文,他们的诉求很难得到全部满足,租客还需提供相关举证。按照目前的情况,想要让自如退还全部租金,比较困难。此外因吸食甲醛造成的身体健康的伤害,也无法提供有效的证明。而且“比房租还高”的律师代理费,也让租客们望而却步。
 
  最终,吴皓等人选择向黄志杰求助。黄志杰在最近的一个多月里,一直在忙活着为租客寻找免费的空气治理机构、集结公益律师团队、邀请志愿者写租房故事,希望能够在甲醛房事件上帮忙维权。而后,黄志杰向他们推荐了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。
 
  9月26日上午,在振邦律师事务所会议室里,吴皓与其他21名北京自如客纷纷签下起诉委托书,并将房屋合同、检测报告、与自如管家聊天记录等资料交给律师。而之后,他们还要继续等待3到6个月,才能够看到判决结果。
 
  签下起诉委托书三天之后,吴皓也决定退房。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自己检测甲醛超标的自如房,刚退掉,就被挂上网对外出租,而且价格又涨了100元。
相关推荐